Menu
如何“杀死”你!我反复无常的疑心病!
时间:2020-12-04 作者:北京当代医院
“你可以来看一下我的伤口”
“要是不信,可以不去”
 
浆乳“侵袭”    是否圆舞曲的终章?


 
 
      我来自山西大同,今年30岁,是个舞蹈老师。
年初,我的乳房突然出现了一些轻微红肿,当地医院诊断为慢性乳腺炎
因为病症很轻,加上抱着有痛感就一定不是大病的心态,我并没有把这个病放在心上,而且在服用药物一段时间以后,病情好转的很快,我就觉得自己已经好了,甚至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。
而我对病情的怠慢马上就收到了“恶果”。
五月初,我的炎症突然复发,短短三天之内,乳晕周围迅速的红肿,化脓,乳房的表皮也被撑得很薄,甚至肉眼可见里面的肿块。
我马上在当地医院做了检查,穿刺确定病灶类型后,确诊为浆细胞性乳腺炎
 
剧情反转?   微创变切乳!
 

 

因为我发病的乳腺内脓腔面积很大,所以医生建议做置管引流手术。就是在我的乳房下方开一个3cm的小口,再用针管抽出脓腔。

我对这个治疗方案是认可的,心想不用开刀,只是个微创手术,完全可以接受。

手术效果不错,术后带管15天左右,我患侧乳房内的脓腔已经被全部抽干净了,但是这并不代表病情会因此好转,在引流手术后的第20天,医生告诉我说,必须手术

我犹豫了,不是对医生治疗方案的质疑,而是我考虑到自己还没结婚,不能就这么轻易的在自己身上动刀,深思熟虑后,我决定去北京试试有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案。

 
转机出现   我却变成“纠结怪
 
 
     万幸的是,在我决定去北京求医但毫无头绪的时候,一位学生家长在闲谈时提到她曾患过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,我追问了几句,她向我推荐了那个将她完全治愈,如获新生的地方,北京当代医院
我立即启程赴京,来到当代医院挂了黄教授的专家号
由于来到医院之前我乳房下方的引流管还未拔出,所以黄教授说需要等待一个星期,拔了管,就马上手术。
但走出诊室的我再一次犹豫了起来,因为来当代医院之前,我并不知道这是一家民营医院,优先选择公立医院的固性思维瞬间捆绑了我,而我也在反复迟疑中,选择先回家。
 
是上天眷顾还是命运捉弄?
 
 
     回到本地医院拔了引流管后,我的病出乎意料的好了起来,我觉得真是上天眷顾,我可能不需要再手术了,于是开始服用中药进行调理。
但是好景不长,我又复发了
那位学生家长再次找到我,说:“你可以来看一下我的刀口,你要是不信,可以不去。”
我见到刀口后很震惊,因为我第一眼甚至没有看出她是哪一侧乳房做了手术,仔细观察后发现她刀口留下的疤痕真的很浅,是我完全可以接受的程度。
我满心欢喜的再次坐上了去往北京的列车。
 
世间最美好的词莫过于“虚惊一场” 
 
 
      这次回到当代医院,我的心是完全放下来的。
很快我被安排了住院,医生也很耐心的向我讲解说,黄教授已经在协和坐诊几十年了,有资质有实力,他的根治手术会最大限度保留我健康的乳管,完全不会影响今后的泌乳功能,会准确的切除病灶。
我相信当代医院,相信黄教授的心,愈加坚定了起来。
因为我乳房内还有残留的脓腔,所以先做了一次引流手术,紧接着做了根治手术,两次手术都十分顺利
叙述这段故事的时候,是我手术后的第十四天,我的状态恢复得很好,在等待拆线,医生说如果刀口长得不错,这几天就可以出院了。
有时候真的会后悔,第一次查出乳腺炎时,自己那种不在乎的态度,还有因为迟疑而耽误的时间,但是,在众多遗憾铺成的人生长路中,最让人欣喜的事情,不就是“虚惊一场”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