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“精神病”自救日记,信诊断还是信直觉?
时间:2020-12-04 作者:北京当代医院
“建议你去跟精神科的医生聊一聊”
“不是我精神出了问题,是医生的诊断出了问题!”
愚人节发病   不只一场虚惊


我来自长春,今年37岁。
4月1日,我的乳房出现突发红肿,以为是普通小炎症的我并没有放在心上,谁知道这竟是老天给我的愚人节“礼物”。
突发红肿第二天,我乳房的胀痛感愈发强烈,肿起的皮肤甚至开始呈半透明状。意识到情况并不简单,我便立刻前往长春市医院就医,诊断结果为急性乳腺炎,医生建议做引流手术,并告知我这种治疗方法复发率非常高。
我甚至没有多思考,抱着有病不能等的心态,立即接受了第一次引流手术。
但手术效果有些不尽人意,将近一个星期引流切口都不见愈合,乳房内的脓腔也未见好转,只能跟着医生的安排,反反复复换药。
住了近两个月的院,医生告诉我说:“你这个病这边治不了了,去别的医院试试吧。”
这句话就像旋风般席卷过我的大脑,我张了张口,却说不出一句话。
果然,今年愚人节的“礼物”,不只一场虚惊。
 
我只想求生机   医生却变“复读机”
 
被上家医院“抛弃”后,家人又陪我辗转了很多家医院,但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案却始终如一,换药、引流,即便是使用了很多人推荐的凝胶,我的病情也丝毫不见好转,引流切口始终烂着流脓。
“你这是小病,慢慢就会好的。”
“忍一忍吧,换药有那么疼吗?”
“你怎么总是想不开呢,建议你去跟精神科医生聊一聊。”
我无法理解,在不断求医的过程中,收获竟然如此千篇一律,医生和家人甚至开始怀疑我是否患的是精神疾病。
我越发的感觉这个诊断不对,这么治不对,总该有个头儿吧?什么病四个月也该好了吧?
于是我说:“妈,你陪我去换一次药吧。”我要证明我不是矫情,那真的是连麻醉剂也无法抑制的疼痛,我甚至能清晰感受到手术刀划开乳房后,脓液涌然而出的热流。
这样的煎熬持续了将近半年,我的身体仿佛已经开始习惯疼痛,但不被理解的焦虑和对疾病的恐惧一天天侵蚀着我的心智,快要将我推入深渊。
 
如果不被理解的话  我就自己证明
 
没有尽头的希望是最深沉的绝望。如果一直不被理解的话,我就自己来证明!
于是我每天除了忍受换药的疼痛之外,也抽空在网络上查询起类似疾病,不负所望,我浏览到了一个与自己十分相似的病症解析视频,身体发冷,关节疼痛,乳房破溃流脓,切口长期不愈合。于是我马上联系视频发布者,加入了患者群,开始沟通病情。
八月十五日,我在北京当代医院,被确诊为乳腺导管瘘。
 
终于没人说我是精神病了
 
我在确诊后第二天就被安排好了手术,黄汉源教授亲自执刀。
手术很成功,而且术后一段时间,我的乳房开始有发痒的感觉,我就知道一定是在长肉。这简直是这大半年来,身体向我发出过最让我喜悦的信号。
我开始可以与人交谈,心里的沉重也慢慢消散,在病房里闲来无事,还喜欢偷偷跑去黄教授的诊室看看他老人家的日常,哪怕只是看着,我心里都是暖的。
我太感谢黄教授了,没有他,我活不到现在。
我也会听黄教授的话,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,多了解乳腺健康的相关知识,避免类似疾病的再次发生。